從清晨中走來

  最後一抹晚霞,仍塗在天邊,像火炬,被山巒高擎著。

  誰傾覆了季節的染料盆,那濃稠的綠從山巒溢流而下,柔和了輪廓,漫漶了田野。茁壯的禾苗挨挨擠擠,高昂著頭,揮舞雙臂,送別那一抹晚霞。有些焦躁的稻穗,已探出長長的粉白的頭,毛絨絨的,藏在翠綠之間。村舍,像豆腐塊,在山腳,在田疇中,劈開了幾處小小的地盤,浮在“碧波”之上。

  山巒環擁著一望無垠的田野,灰白的水泥路如炊煙般嫋嫋升起,穿過田野和村莊。車像甲殼蟲一樣在路上奔跑,我打開車窗,讓晚風吹拂,稀釋我心中濃濃的離愁。窗外,一聲呼喚,幾只白鷺從田疇飛起,撲閃著翅膀,像移動的幾點積雪,慢悠悠地掠過山麓,沒入山林。

  這迷人的畫卷,瞬間銘刻在我的腦海,溫暖一個遊子的心靈。故鄉,一次次被我拋在身後,與她漸行漸遠。我渴望車慢些,再慢些,讓我再看看。可為了趕時間,車急速向雪峰山靠攏。凝視窗外,我的心越來越空,眼越來越潮濕。

  換乘火車後,繼續朝雲貴高原疾行。夜,如粘稠的墨汁,灌滿山山嶺嶺,把天地黏在一起。我躺在窄小的上鋪,整夜失眠,“咣當,咣當”火車前行的腳步聲,以及過山洞時的呼嘯聲,不時灌進我的耳廓。我知道,火車像一條巨龍,飛越深澗,穿過山洞,在崇山峻嶺之中“翱翔”。

  因為失眠,一些事在我腦海裏輪番上演。術兒答應假期去長沙補課,又燃起我那即將熄滅的希望,希望他提高成績,明年考個稍微理想的大學。只有一年就高考了,當父母的哪能不著急呢?妻不得不陪同前往,一起經受夏季長沙這個火爐的“烤”驗。嶽父嶽母,都八十多了,自今年以來,兩位老人老得快。兩家雖相隔不遠,但他們很少去我家了,爬五樓要歇兩次。臨行的前夜,去看望老人,妻說看望一次少一次。妻總害怕,害怕老人哪天突然離去。其實,我也害怕。堅持住在鄉下的老父親風濕病又犯了,胃又疼了,妻說放心吧,她會常去看望的……

  我遠走他鄉,把家全留給了妻,壓在了妻的肩上。家,靠妻你了。離別時,妻問我的歸期,我含糊其辭,說一有時間就回來。我知道,妻很堅強,但她還是轉過身偷偷擦拭淚水。

  火車不停地“咣當”和搖晃,把我搖進了淺淺的夢鄉。夢很短,醒來時,天邊開始泛白。清晨,早就守候於此,如同一場接力賽,黑夜的盡頭就是清晨。陽光,從遙遠的宇宙匆匆趕來,再爬上高山,趴在山巔大口大口喘氣。我似乎聽到了陽光喘息的聲音,難道陽光與我一樣,也是漂泊的遊子,在奔波的途中?

  天越來越明,火車仿佛向著太陽奔去。高山頂著藍天,層巒疊嶂,雨後更顯青翠,像巨大的綠色瀑布傾泄而下,撲面而來。對面大山,幾朵晨霧,棉絮般浮在山腰,被陽光朗照,白得晃眼。那村莊,有的如蘑菇般長山腰上,有的像鵝卵石沉在穀底。坐在窗前,臨高遠望,美景盡收眼底,不禁神清,氣爽,飄逸,思緒如同火車一樣,在山間馳騁,狂奔。

  從清晨中走來?

  忽然,如同醍醐灌頂,猛然醒悟,我精神為之一振。清爽,通透的清晨將我心中的離愁別恨,一點一點剝離。人生就像一列火車,一路奔波,從傍晚而來,穿過暗夜,來到清晨。它帶著我們這些遊子,從清晨中走來,走過平坦,邁過坎坷,沖破重重障礙,繼續朝目的地進發,進發。

  奔波,也是人生。遊子前行的腳步,不會因故鄉的凝眸而徘徊,停滯。坦然面對一切,不管身處何方,每天都會從清晨中走來,把離愁和煩惱拋於腦後,闊步前行……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